两个同龄人的天壤之别:鸡哥快乐续约萨内再挨嘘

相比于主场3比2险胜科隆,收获新赛季联赛首胜,比赛翌日官宣与基米希续约到2025年6月30日,对于拜仁慕尼黑的赛季以及更长远发展而言,显然有更重要的意义。安联竞技场亮出“JK6”的灯光,而基米希则在董事会主席卡恩和体育董事萨利哈米季奇,以及6座奖杯(奖盘)的见证下在球场中央签约。消息发布之后,卡恩和萨利又陪同基米希现身慕尼黑市中心,在“拜仁世界”的顶层举行了一场续约新闻发布会。

毫无疑问,这是拜仁队史最隆重的一次续约,甚至比历史上任何一位重量级新援的亮相仪式都要隆重。拜仁是要借此机会对外发出重要信号——在疫情之下依旧具备竞技雄心,也是向戈雷茨卡和科芒这两位“续约困难户”发出积极信号。不过在“鸡哥”快乐续约之际,同龄人萨内却又一次被安联竞技场球迷无情地报以嘘声。同为德国足球“95后一代”的杰出代表,基米希早已成长为拜仁和德国队的双料未来队长,萨内却仍是那个拒绝长大的“新秀”。

在俱乐部的官方声明中,基米希表示自己续约的首要理由是“每一天在拜仁都能够享受到激情”,他喜欢这支可以赢得一切的球队,也跟很多队友成为了好朋友,找到了一开始选择踢球的理由:快乐。

在新闻发布会上,基米希也更为详细地介绍了续约的因素,包括俱乐部所提供的全套方案,“这样的全套方案在欧洲不是经常会有的。”所谓的全套方案,包括了俱乐部可能取得的竞技成功,优厚的个人待遇,以及一个让基米希非常舒服的工作与生活环境等等。卡恩充满自信地表示:“我们可以给他提供的全套方案,对于任何一名国际上的顶尖球员来说都极具吸引力。”

不得不提的是,这个全套方面还包括一个前所未有的条件——稳定的教练人选。拜仁今夏与年仅34岁的纳格尔斯曼一口气签下长达5年的合同,这对于像拜仁这样一家从来不以教练意志为转移的豪门来说,是空前的举动,也是告别由鲁梅尼格与赫内斯主政的“两巨头时代”的重要标志。自2015年夏天加盟拜仁以来,基米希已经历过瓜迪奥拉、安切洛蒂、海因克斯、尼科·科瓦奇和弗利克等5任主帅,从未跟随一名教练连续工作达到2个赛季。如此频繁地换帅,对于包括基米希在内的很多球员来说,是严重缺乏安全感的。

但现在不同了。卡恩与萨利给予纳格尔斯曼空前的信任与耐心,鲁梅尼格或(仍留在监事会内的)赫内斯不会再对此指手画脚。在带队仅仅第3场正式比赛中,纳帅就突然变阵三中卫,证明了自己拥有极大的自由发挥空间,绝对不会像科瓦奇那样被高层或成绩束手束脚。基米希也说,纳帅在他决定续约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这是基米希与拜仁签下的第3份合同。2015年夏天从青训俱乐部斯图加特转会而来的时候,他与拜仁签约到2020年6月30日。2018年3月初,他续约到2023年夏天。但与过去2次签约不同,这一次基米希没有聘请经纪人或顾问,而是亲自跟高层谈判,并最终拍板。

不同于莱万多夫斯基在2019/20赛季之初或诺伊尔去年疫情来袭后的续约,基米希这一次由他独立参与的续约谈判期间没有传出任何负面消息,没有博弈双方的公开扯皮,更没有不知道由哪一方故意捅给媒体的争议内幕。对于球员和俱乐部来说,此次续约可以说是树立了典范。

对于为什么不请经纪人,基米希的解释是:“上一次谈判的时候,我并没有完美的感觉。”此外,他想在谈判过程中从头到尾都掌握一切信息,而不是靠“某些随便许下承诺的人”去传声。于是在这次谈判的最后,基米希“带着良好的感觉签字”。而随着“鸡哥”完成续约,很多人都认为拜仁与已经进入“合同年”的戈雷茨卡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将会大增,因为他就是基米希口中“成为好朋友的队友”之一。

众所周知,在疫情的大背景下,拜仁在转会和续约这两件最花钱的事情上表现得非常克制,甚至是抠抠索索。但如今在基米希的续约问题上,拜仁又证明自己依旧可以爽快地提供与高水平球员相匹配的经济条件,即便涨薪的幅度相当大。按照《体育图片》杂志的说法,基米希原来的年薪在1000万欧元左右,续约后翻了一番(包括奖金),基本与正副队长诺伊尔和托马斯·穆勒持平,队内仅次于莱万多夫斯基。

该媒体同时指出,钱的问题是拜仁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跟球员续约的一大难点,例如阿拉巴和科芒,但与基米希的谈判不一样。正如基米希自己所说,慕尼黑这座城市,拜仁赢得重要赛事冠军的机会,以及纳格尔斯曼长期工作的前景才是关键因素。换句话说,只要高层认可球员的竞技价值,大幅涨薪完全是你情我愿的事;但如果高层不认可,那么球员的要求自然会被看作是过分与脱离实际。尤其是在阿拉巴的续约问题上,拜仁就摆出了绝对不会被球员(及其经纪人)要挟的强硬姿态。一旦对于继续合作的条件有所怀疑,拜仁就会坚定地忍痛割爱。

当然,造成如今续约困难的局面,除了疫情或者球员(经纪人)过于贪婪的因素,也有一定程度的咎由自取。萨利当初引进卢卡斯·埃尔南德斯与勒鲁瓦·萨内的时候,不光花出去一大笔转会费(解约金),还过于爽快地开出了影响其他球员情绪的高薪,其中萨内的年薪据信在1800万左右。而同为边锋、年龄相同且比萨内贡献大得多的科芒(合同到2023年),目前的年薪连1000万都不到。大约两个月前,德国媒体披露科芒的年薪要求是税后1200万,而拜仁的报价则只是税前1300万,双方分歧巨大,因此至今都毫无进展。

萨内的高薪不光影响了更衣室气氛,也给自己带来越来越多的麻烦,因为他加盟至今仍未打出4500万转会费或1800万年薪的水平,而且情况越来越糟,即便是在纳格尔斯曼接替了弗利克之后。与科隆的比赛,他就在上半场尾声听到了安联竞技场看台发出的零星嘘声。在一脚禁区前沿的直接任意球被人墙挡回后,萨内又接连犯错,就连再简单不过的近距离横传都传丢,于是嘘声越来越大,直至中场休息后他被穆西亚拉换下。而下半场开始后不久,变回四后卫的拜仁正是由穆西亚拉助攻莱万打破僵局。年仅18岁的穆西亚拉仿佛是用犀利的突破与恰到好处的传球,告诉前辈萨内应该怎样踢球。

安联嘘萨内已经不是第一回。早在今夏的欧洲杯小组赛与匈牙利一战,难得获得首发机会的萨内就因表现拙劣挨嘘。其实如果不是疫情导致安联在上赛季一直空场(或只是允许极少数球迷入场),这些针对萨内的嘘声会更早出现。

萨内在拜仁的开局其实相当惊艳,在8比0横扫沙尔克04的上赛季德甲揭幕战当中,他面对母队贡献1球2助攻,而且与换穿7号球衣的格纳布里珠联璧合,重现了经典的“7-10连线”。经历短暂伤停后,萨内一复出又在对法兰克福的比赛中替补打进一脚“罗本式远射”。后来客场3比2逆转多特蒙德的国家德比,他再次替补进球。至少在进攻或者助攻的贡献上,萨内交足了功课。只是在无球和防守等方面,他从一开始就没少挨弗利克批评。

结果赛季过半后,当萨内的无球态度有所改善,他有球状态下的发挥却越来越差,信心也随之跌入低谷。尤其是对阵巴黎圣日耳曼的欧冠1/4决赛两回合,他非但没有利用前场缺兵少将的机会重新证明自己,反而因一系列完全不着边际的射门与传球而沦为广大球迷吐槽的对象。于是到了欧洲杯上,他被回归的穆勒抢走了主力位置,也就不难理解了。

随着纳格尔斯曼接替弗利克,球迷都寄希望于纳帅可以救活萨内。但新赛季3场比赛下来,萨内依旧是上赛季后半程的那个萨内,表现没有丝毫改观。与科隆的上半场,他在3421的新阵型里出任右翼卫,但这个新位置并没有帮他走出困境。对于观众向萨内报以嘘声,纳帅提出了委婉的批评,“我认为球迷应该去支持球员,这对我来说很重要。世界上没有一个球员不想拿出最好的表现和踢出超棒的比赛。”

相比于纳帅,基米希更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昨天所发生的事情不仅仅是不幸,我认为真的很粗鲁和让人不爽。”萨利哈米季奇则表示:“我们一直都期待我们的球员得到球迷的支持。当然,如果我们踢得不好,观众可以表达不满。但我们是一伙的,是一个团队,我们不能让某个人在安联竞技场挨嘘。那样做是不可以的,我们也不想要那样。我们的球迷必须支持我们的球员。”

那些嘘萨内的拜仁球迷需要自我检讨一下,但更加要检讨的当然是萨内自己。当基米希已在拜仁和德国队都成长为绝对的领袖,成为公认的未来队长,当初与基米希同属“95后一代”代表人物且天赋公认更高的萨内却止步不前,甚至连一些招牌技能都在退化。无论是在拜仁还是国家队,萨内都被挤出了主力阵容,一再辜负教练和高层对他的期望。穿在他身上的拜仁10号球衣,变得愈发沉重。曾说过“勒鲁瓦拥有超群实力”的纳帅,真的可以把他救活吗?周三晚与第5级联赛球队不来梅SV的德国杯首轮比赛,能不能让萨内找回一定的感觉和信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